BA娱乐 > 言情小说 >

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

  千年前,灵空大陆西秦国(灵空大陆分东宁,南安,西秦,北烈四国)。

  夜里雷声轰隆隆,倾盆大雨一泻而下,一道道耀眼的闪电时不时划过夜空。

百世契约:药妃,宠不停

  俄然从天而降一道灼眼的光辉。即便是伸手不见五指乌黑的夜却仍然能看到这光辉宛若一只七彩凤凰回旋扭转在夜空高贵的俯首仰望寻找着,而顷刻间它像是找到了目标瞬时伸展开那美轮美奂的凤凰羽翼俯身而下坠入了衣府后院的阁楼便立马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随即风停,雨停,雷电停......

  “小姐,小姐,你快醒醒啊,你若再不醒,燕儿可怎么办呢?”

  “呜...呜...呜...”

  一个小丫头正一边哭一边用力摇晃着躺在榻上的小主人的臂膀。

  这位昏倒的小主正是西秦国御药房药师衣上坤贵寓的嫡长女衣上云,一年前因病昏倒卧床至今不醒,衣家简直请便了全国名医均对此症束手无策。

  对于这个丑恶脆弱且不学无术的废柴大小姐,衣家明显现已是要打算放弃了。

  正在这时衣上云模模糊糊听到了小丫头的抽泣声,眼珠子开端拼命地转动着想要努力打开......

  总算视野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她一睁眼看到这陌生的地方便费劲地想用两只臂膀撑动身子坐起来,却发现身子异常沉重并不听她的使唤。

  这才看到眼前这个小丫头还在用呆愣的目光望着她,手里还保持之前的动作紧紧拥着她的双臂,无奈她只能伸出一只手来用手指先悄悄按摩一下穴道缓和缓和减轻点颅内的痛苦。

  "这是哪儿?”

  “你是谁?“

  “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一醒来会在这里,她不是在自己公寓里吗?再看周围陌生的环境,都是古代的木质建筑和装饰风格啊。房里除了这个自己唤作燕儿的丫头外,一旁还站着两个跟燕儿年纪稍小一些相同装扮的小丫头,衣上云细细审察调查着这一切。

  俄然燕儿松开了拥在衣上云臂上的手急急说道:“小姐你怎么了,你不记住了吗?你真的都不记住了吗?”

  小姐肯定是昏倒太久所以有点陌生了吧,燕儿挠了挠脑袋睁大眼睛一脸惊愕地一边看她一边心想。

  过了会儿见衣上云仍旧一脸茫然便持续说“我是燕儿啊,这里是明月阁,你的阁楼啊,你都昏倒了快一年了,小姐你究竟怎么了?刚老爷过来说,小姐没有出阁,本想替你找个相同死法的男人结成冥婚让你们得以脱生,岂料小姐因被退婚过竟无人愿意婚配,正准备把你......把你弃尸荒野”

  “呜...呜...呜...”

  燕儿又哭了,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可这哭声里明显现已少了许多之前的着急与担忧。

  这会衣上云还在穿越的残碎片段里。

  难道真的有穿越这种事?真的有人们穷极一生也抵达不了的平行时空而我却抵达了?衣上云只觉得越想头越痛,越支撑不住,负担不起。她眉头紧锁,双眼紧锁,拼命地回想整理着这些跳跃流浪在自己和原主琐细的回忆片段之间......

  21世纪的上海、他失踪了13年的心上人魏明轩至今下落不明、身患肿瘤即将手术的她在自己公寓晕倒了、一道刺眼光辉、随后呈现了一道曾经无数次梦境中的那道墙、原主竟然一样名唤衣上云、17岁,丑女,废柴,脆弱,人人可欺......

  “对了,小姐醒了,不必葬了。小姐,我这就去禀报老爷夫人去”燕儿激动的刚说完话就朝门外奔去,完全没有顾及衣上云正陷在这痛苦的挣扎中。

  转眼间她便领了一堆行色仓促的陌生人进来。

  先开口说话的是个约摸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一袭灰白长袍,短须,墨发半束,回忆告诉她,他正是原主的父亲西秦国御药房药师衣上坤。

  “既然醒了,就好好在府中呆着”

  早不醒晚不醒,刚被陆家退了亲就醒过来了,衣上坤暗自揣摩着重重叹了口气,自始至终眉头紧缩一愁莫展,就丢下这几个字便甩了一手衣袖哼了一声便仓促夺门而出。

  接着周围一身装扮极其素色却看似慈悲的妇人正是原主的母亲年氏,虽是衣上坤的正室,却在衣府是不得宠的,因为她没有娘家做靠山,且只要衣上云一个女儿并无其他子嗣。

  见老爷离去年氏忙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急急朝着衣上云的榻边沿上走过来坐下道,“云儿,你可算醒了,为娘对不住你,没能护你周全,让你受苦了”说完又持续抹泪,衣上云此时正专心地审察倾听这位原主母亲的言行...

  “哎哟喂,大小姐,你可算是醒了,醒的也真是时分,要过了今晚,恐怕你就算想醒也醒不了了。真是家门不幸,衣家因为你......唉”。

  穿戴大胆艳丽说这番话的正是衣上云的二娘——兰姨娘。周围站着她趾高气昂的儿子衣上俊和任性骄纵的女儿衣上雪。这母子三人倒也真是母子同气,都狠狠不屑地斜着眼瞪着衣上云,都轻蔑地哼了一声,就都散了出去。

  衣上云这才将目光从头投向原主的母亲说道“母亲莫要伤心,都是云儿的错,让母亲挂心了”衣上云说着拿出自己的绣帕帮这个妇人拭泪,年氏顺势一把将衣上云紧紧拥入怀中抱紧。

  如今,原主已然被她这个21世纪的灵魂代替,她看这个妇人应是也疼爱原主的,无论如何,在这个时空,或许她将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许久,总算所有人都散去。燕儿给衣上云掖好被角,慢慢放下淡紫色的幔帐,悄悄将门掩上退了出去。

  这会儿,衣上云自是睡不着的,动身披了一件水蓝色外衣走出阁楼来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最终来到走廊靠院子西北角上的烟雨亭石桌边上坐了下来,抬头朝自己的阁楼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