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世界侠客行
作者:admin      更新:2018-12-20 09:19      点击数:

  “别打啦,别打啦!我儿子他仅仅个傻子啊,老爷,您就饶了他吧!”

  “傻子?傻子偷吃东西,也得给他一个教训!持续打,不要停!”

武侠世界侠客行

  李侠客从漆黑的认识中慢慢恢复清醒,只感觉浑身疼痛,雨点般的击打笼罩了他的全身,耳边一名女子求饶哭泣的声响了解而又生疏。

  “妈蛋,谁在打我?”

  感受到自己正在被人胖揍,李侠客怒发冲冠,猛然睁开眼睛,身子在地上一个翻滚,躲开正在敲击自己的棍棒,随后翻身跃起,抬脚踹向身边一名手持木棍的青年男人。

  “砰!”

  对面的青衣男人被他一脚踢中下巴,身子当即后仰摔倒,宣布一阵惨嚎。

  原本紊乱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李侠客一脚踹出,身子急速后跃,前脚虚后脚实,摆出格斗防御的架子后,这才有余暇观看现场的情况。

  入目的是一群身穿青衣,头戴小帽的青年人,这几个青年人手持长棍,站在一栋朱红色的巨大门楼前,正一脸讶异的看着自己。

  在这几个青年人身后门楼的台阶上,站着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人,这名男人白白胖胖,头扎金绳,手拿泥金纸扇在胸口慢慢摇摆,一脸的傲慢之气,在他脚前,正跪着一名青衣老妪,对他不断叩头求饶。

  这一副画面,像极了李侠客之前看的古装片影视剧中恶霸少爷欺压穷苦人士的场景。

  李侠客大奇,“这是怎样回事?拍电影吗?我仅仅睡了一觉,怎样到了这种当地?”

  他是中国的退役特种兵,也是一名古武爱好者,退伍后自己开了一家健身房,平常时分教学员健身,有时分也跟一些同样的古武爱好者互相切磋交流,也打过擂台赛,获得过一些名次,算是身手比较不错的功夫能手。

  有句话叫做艺高人胆大,他功夫高超,胆子自然也就被常人要大,尽管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到了这么一个乖僻的当地,但是刚睁眼就不可思议的被人给打了,这口气实在难消,怎样也得打回来才行。

  “大肥猪,是你让人打得的我?”

  李侠客看向站在门楼下面的白袍中年男人,“我招你惹你了?”

  跪在白袍男人身前的青衣老妪听到李侠客说话,猛然抬头,又惊又喜,“阿瓜,你没事了?快向白老爷抱歉,今后再也不要偷白老爷家的东西啦!”

  她向面前的白袍中年男人磕头道:“白老爷,您就绕过阿瓜吧,我从河里把他捡回来的时分,他就是个傻子啊,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一个傻子一般见识了!”

  白衣中年男人原本看着手下把傻子打的死去活来,不由得心怀大畅,一脸的志足意满,没想到眨眼间这个傻子竟然会还手了,不光一脚踢飞一名杂役,现在竟然还敢骂自己是大肥猪,这一下无明业火从脚底板直烧到天灵盖,一张胖脸涨的通红,手指李侠客,厉声道:“给我打!打死这个小贱种!”

  他一脚将面前跪着的老妪踢的仰面朝天,“滚你奶奶的!”

  几名杂役听了吩咐,举着棍棒再次冲向李侠客。

  李侠客大怒,飞身上前,抢过一名杂役打来的棍子,摆开少林棍法,向面前的几个杂役狠狠打去。

  他是毕竟是经历过实战的人,此刻长棍在手,如虎添翼,对着面前五六个杂役劈头盖脸一阵狠砸猛戳,片刻间便将这些杂役打的鬼哭狼嚎,满地乱窜。

  站在台阶上的白袍男人看的呆若木鸡,不明白这个傻子何以忽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还这么能打。

  李侠客将这些杂役打倒之后,大步向前,走到白袍男人身边,伸手捉住他的前襟,恶狠狠的问道:“大肥猪,这儿是什么当地?”

  白袍男人吓的手中折扇都掉在了地上,在李侠客面前扭动挣扎,呼喊求救,“快来救我,快把这个傻子给我摆开!”

  门前躺倒的几个杂役挣扎动身,畏畏缩缩的将李侠客包围起来,“傻瓜,快放了白老爷!你要敢动白老爷一根毫毛,你就等着被抽筋扒皮吧!”

  他们被李侠客打的怕了,又是错愕又是利诱,不明白为何眨眼间这个傻子就变成了这样,犹如被鬼附体,几个人惧怕之下,都不敢离李侠客太近。

  李侠客对几个杂役的呼喝充耳不闻,眼睛紧紧盯住面前的中年胖子,“说!这儿是什么当地?”

  他现在现已觉察出不对劲来,知道面前的这群人不是在拍电影的,而是真实的生活状态就这样,心中隐隐泛起几许不安,但仍是想要求证一下到底是怎样回事。

  白胖子在李侠客手中挣扎道:“你这傻子,这是清远县城啊!”

  李侠客身子一颤,“清远县城?什么清远县城?”

  白胖子大声道:“大周国翻梧州清河府的清远县城啊,你个傻子,连这都不知道?快铺开我!”

  听了白胖子的话,李侠客心中一片冰凉。

  穿越了!

  自己应该就是穿越了!

  在网络文学与影视作品中常见的穿越故事,李侠客也曾经看过不少,现在听到白胖子的话,在结合现在的环境,他简直能够肯定,自己这是穿越了!

  如果是不小心流落他乡,或者是被人绑架到其他国度,只要是在地球上,李侠客就有把握能回到自己的家里。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穿越到了这么一个生疏的当地,这该死的大周国清远县城,他听都没有听说过,这让他怎样回家?

  他尽管没有妻儿,但毕竟爸爸妈妈双亲还在家中,现在自己骤然消失,爸爸妈妈谁来供养?想到这儿,李侠客脑子里一片紊乱。

  “阿瓜啊,你千万别打白老爷!”

  被白胖子踢倒的青衣老妪,此刻现已重新站了起来,看到李侠客竟然敢抓白老爷,吓的她魂都要飞了,她伸手扯住李侠客的衣角,“阿瓜,快放下!快放下白老爷!你可别做傻事!”

  李侠客扭头看向青衣老妪,道:“你是谁?”

  青衣老妪愕然道:“阿瓜,我是你娘啊!你……你不傻了?”

  此刻的李侠客目光明澈,说话头头是道,哪里还有以前的憨傻模样?

  “你是我娘?”

  李侠客一霎时哭笑不得,“穿越就穿越吧,竟然还多了一个老娘?这个打趣开大了吧?”

  仅仅此刻不是考虑这工作的时分,李侠客不再多想,捉住白老爷喝道:“你为什么打我?”

  白老爷此刻也感到了惧怕,闻言身子一哆嗦,道:“你方才跟我的狗抢肉吃,我当然要打你!”

  他见李侠客目光凌厉,杀气腾腾,心中先自怯了,道:“你放下我,今日这件事就这么算啦!我不跟你计较!”

  李侠客道:“你不跟我计较?老子被你打成这样,你一点说法都没有?”

  他对着白胖子噼里啪啦一连打了十几个耳光,打的白胖子口角流血,牙都活动了,这才作罢。

  “大肥猪,今日你打了我,你得赔汤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