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狂少
作者:admin      更新:2018-12-22 03:29      点击数:

   沒有人生來便是窝囊的,窝囊的背後,必有噬血的靈魂————卷首語

    霓虹燈似空氣般穿插在T市的各條大街,卻在一條馬路上停了下來,隻剩余馬路兩旁的路燈依舊亮著。

    馬路的盡頭,便是林樹旺的一處私家別墅——紫金莊園。

黑道狂少

    莊園的地下室中。

    “1……2……3……”一個中年男人有節奏的喊著數字,聲音渾厚有力。

    中年男人名叫龍五,身體巨大,臉上赫然是一道巨大的傷疤,從左邊眼角一直劃到了右邊的下巴,為他粗獷的臉上憑添了幾絲冷漠的吸引力。

    龍五是林樹旺手下的一員虎將,武功極高,特別是一身刀法,出神入化,在林樹旺當年爭奪爭奪地盤時,曾深陷對手圈套,被困在一條死巷中,身中數刀。當時便是龍五一人一刀,紅著眼,殺出一條血路,背著林樹旺踩著敵人的屍體逃脫。所以,龍五是林樹旺的帮手,知己,司機,還是保鏢!

    隨著龍五的每個數字喊出,一個外貌上看去15歲左右的少年,手持鋼刀,不斷的變換招式。

    少年名叫林羽,也許大家猜到了,是林樹旺的小兒子。

    此刻,林羽正和龍五學習刀法。

    與他的哥哥林楓比较林要窝囊許多,身材還算高挑,畢竟出身在黑道家族,隻是略顯單薄了一些,假如放下手中的鋼刀的話,他看上去給人的第一印象更多的是文弱。

    “吱呀”地下室的門輕輕被推開,林樹旺走了進來。

    林羽見到爸爸,頓時眼中委屈的布滿了淚花,停下訓練,眼中似有些惊慌,又不敢多話,隻是用低啞的嗓音喃喃的叫著“爸爸”,顯然是在请求,能夠停下這他沒有絲毫興趣的訓練。因為今天是周末,而林羽整整練了八個小時了。

    “誰讓你停下的?繼續練!!”林樹旺對林羽拋來的请求眼神視若無睹,眉心微皺,滿是怒氣的喝罵道。

    林羽非常惧怕這個嚴厲的父親,挨了訓斥,委屈的臉上先是一驚,隨後在不敢逗留顷刻,馬上繼續了剛剛停下的招式,淚水在也止不住,順著臉畔滑落,但依舊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林羽在性情上與他的哥哥截然相反,絲毫沒有繼承林樹旺的性情,與林楓是兩個極端,他的性情窝囊占了大部分,所以,15歲的他還會時常哭哭啼啼。

    林樹旺看到哭泣的林羽,臉上肌肉似若有若無的跳動了一下,怒目中掠過一絲憐惜,但隻是顷刻便換做煩躁的表情,不耐煩的喝道:“哭哭,整天就知道哭!,你哥在15時已經拿到砍人了,你能做什麼?真不知道我林樹旺怎麼會有你這麼個兒子!你給我聽好,我和你龍叔叔去談些工作,一會來檢查,假如你沒有將刀法練熟的話,今晚就不要睡了!”

    隨著一道刺耳的關門聲,偌大的地下室很快靜了下來,隻剩余含淚繼續練習刀法的林羽,雖然哭的很厲害,也沒了旁人監督,但他依然不敢停下休憩顷刻,他隻是知道,一會父親來檢查時,自己仍沒有將刀法練熟的話,那他今晚就真的不能睡了!

    在林羽的印象中,父親對自己一向很嚴厲,乃至他時常懷疑自己是不是父親的親生兒子,他從懂事起就開始注意到每年當他過生日的時候,父親的臉上掛著的都是虛假的笑脸,虛假到他一個小孩子都能看得出來!

    紫金莊園客廳。

    林樹旺點燃一顆香煙,望著窗外夜色,長長的歎了口氣。此時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剛剛責罵林羽時的威嚴,反倒像其他家長一樣,為子女的工作煩惱著……

    龍五跟隨林樹旺已有十年了,天然看出了林樹旺此刻心事重重。

    “旺哥……”龍五不怎麼會說話。

    林樹旺沒有答复,依舊麵對著窗外。

    龍五見林樹旺沒有答复,也就不再繼續說話,隻是默默的坐在沙發上,這是他們兄弟二人這十年中培養出的默契。

    整個房間氣氛頓時靜默下來,隻有那一縷青煙,仍舊緩緩在房中飄動。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樹旺將燃盡的煙灰彈去,轉過身來,目光中滿是疲憊。也許這目光隻有在與他存亡相交的兄弟麵前才會展現。

    “小羽都已經15了,可還像個孩子一樣,風兒在15時已經……”林樹旺話音俄然止住了,或许他也意識到自己此時的想法有些自私,這些年,他每天都為自己的計劃準備著,根本就沒能抽出多少時間來陪陪他這個小兒子,他感覺俄然之間,林羽就已經15歲了,而自己又有什麼資格來奢望林羽能像林楓一樣優秀,能夠成為自己的左膀右臂呢?

    龍五依舊安靜的坐著。

    林羽現在就讀的學校是啟文中學,T市最废物的私立中學,天然,學校废物,學生也就好不到哪去,學生吸煙喝酒,打架鬥毆可謂是家常便飯。學校的老師麵對學生的違紀行為也是見怪不怪了,原因却是有些兴趣,老師不是不论,是被打的不敢管了,在啟生打老師並不算什麼稀奇的工作。更嚴重的是,在前年的校方體檢中,居然檢查出了12名懷孕的在校女學生。可見學校的废物程度。

    林樹旺把林羽安排在這樣一所學校,是想讓性情窝囊的林羽在學校中得到些熏陶,將性情磨練的強硬些,混出個樣子,將來以適應他為林羽安排的生活。其他家長整天擔心的是如何防止自己的孩子學壞。但林樹旺卻正好相反,他每天絞盡腦汁想的卻是如何能讓他這不爭氣的小兒子變的堅強些,心狠些。因為他是黑道,有著许多仇家,而窝囊對作為他林樹旺的兒子是最要不得的。

    所以,為了鍛煉林羽,林樹旺將林羽送進了啟文中學。又出於對林羽的保護,啟文中學並沒有人知道林羽是他的兒子。

    老實的林羽一進這個問題學生集合的學校,就成了同學們欺負的對象,不知多少次被同學欺負後回家,哭著要給他換學校。林樹旺見林羽這般不爭氣,心中对立至極,作為父親,天然不願看到自己的兒子在學校受別人欺負,但他更恨林羽的軟弱,自己是T市黑道響當當的人物,兒子卻是在學校隨便一個毛頭小子就能欺負的軟蛋,他能不恨嗎?

    林樹旺把心一橫,並沒有給林羽轉到其他學校。在他看來,林羽自小就開始學習武功,此時他的身手已經很高了!假如他麵對同學欺負還手,在啟文中學,不會有人是他的對手。

    所以,父子的对立便会集在了林羽本性竟比普通家的孩子還要窝囊。

    林樹旺深思之後,又長長的歎了口氣,顯然,他對林羽感到很擔心。

    “咱們這行,做到我這個方位,在想出去就難了,這些年打打殺殺,不知結下了多少仇敌,小羽身子骨軟,好好上學却是沒關係,我有的是兄弟,至少在T市沒有人敢動小羽,可我擔心假如我們的計劃開始,恐怕到時不會在有精力照顧他……”林樹旺俄然缄默沉静了,將燃盡的煙蒂狠狠的按在了身前的玻璃煙灰鋼中。

    林羽已成為他心中的負擔,他不敢去想他公開與四爺為敵後,將來他的命運會怎樣,也許他能親手殺了四爺,一了他多年的夙願,但那一定是經曆了一番存亡一線的苦戰,也許,他計劃失敗,這是最大的或许,所以,他需求林羽堅強,不求能夠幫自己實施計劃,但要有足夠的才能自保,當離開自己的庇護下,自己能夠很好的生活。這也就足夠了。

    “旺哥,我會尽力交好小羽的”靜默的房間中終於響起龍五的聲音,這也算是林羽說的較長的一句話吧。

    “不,從明日開始你不要在把時間浪費在小羽身上了”

    龍五:“……”

    林樹旺對龍五一笑,不過笑脸卻有些幹澀,“我們的計劃或许會提前些,你還是著手組織暗部的兄弟去吧,今晚趙毅像是喝醉了,到金凱越鬧事,我和楓兒借此機會把他做了,以他們兄弟倆的爱情,趙源不會對此事善罷甘休,我會借此機會把工作鬧大,希望能驚動笑麵虎出麵,假如他能和四爺鬧僵的話,我們的計劃就有成功的希望了”

    龍五臉上並沒有什麼吃驚的表情,隻是點頭表明了解了,也許,哪怕就是林樹旺向他說今晚就要拿著家夥與四爺血拚,他的臉上也不會有什麼明顯變化。那一雙眼睛,那一道傷疤,永遠的淡定,永遠的森冷……

    他隻有在與林樹旺獨處時才會開口說些他該說的。

    也許,他這一生中也隻有林樹旺這一個存亡相交的朋友。

    推薦!!還要保藏!!!